Px 我的第一次

修羅場.Dk7:

时间穿越梗。


盗笔吴+沙海吴+沙海瓶。


3p注意。


三明治体位醒目。


————————————————————————————


我的第一次




我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吴邪你他妈是不是又活腻味了,非要作死。
这个想法我今天冒出过两次,一次是在爬盗洞的时候,一次是在被闷油瓶捅盗洞的时候。

当时胖子只是说发现个小油斗、处女地,没什么风险,权当是拉着我散散心。想着,小哥虽说是进了青铜门,但我该吃吃该喝喝该下斗下斗,还得活不是?这么成天到晚萎靡不振的也不是办法,所以便跟着胖子去了。
现在事实证明,胖子他奶奶的根本不靠谱。

“从盗洞里钻出来的?”
我点点头,接过他手里的水杯。看着十几年后的自己感觉很奇怪。
跟着胖子爬盗洞,爬着爬着这家伙就没影了。我摸黑爬了一会,一个没留神,人就开始自由落体。等眼睛适应了周围的光亮后,我发现眼前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我当年还真是嫩啊。”他笑笑,摸了根烟,烟盒刚往我这边举,又收了回去。“你还小,抽烟不好。”
“我不小了。”看着前这个人,鼻子眼睛嘴,分明就是我,但和我气场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还有那一身的疤,啧啧,我没想过十年能改变自己这么多。
“你他娘的就是十年前的我,老子这是为自己的身体健康着想。”
“那我他娘的还不想英年早逝。”我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烟,“老子还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呢。”
说这句话,本意并不是为了搞笑,但他这扑哧一声,还是搞得人不舒服。我他妈不能有老婆了还是怎么回事。
他歪歪脑袋,我顺着看过去,沙发上有件深蓝色帽衫。是闷油瓶的?我不太懂是什么意思,直到他做了个很下流的手势。
希望我是会错意了,但他似乎很享受我一脸震惊的样子。
“不不,”我眼前全是一个月前闷油瓶在长白山上留给我的背影。老实说,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我却还是时不时梦到。但我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
“我记得,好像就是在你这个岁数发现的。”老我十几岁的吴邪走过来,拍拍我肩膀,“这和性别没关系。老子爱他,只因为他是他罢了。”
“他是只猫,是棵仙人球,是把牙刷,只要是张起灵你都爱?”说这话不是调侃,只是出于负隅顽抗的心理。虽然连自己都亲口说了,但我还是不太敢相信。
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用一种半嘲弄半鄙夷的眼神看我,就好像我是个傻逼似的,“是。你他妈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说的什么废屁话。”
“那也都是你过去看过的。”被骂了我也没什么好脸色。眼前这个事实我有必要消化一段时间。
我知道闷油瓶对我来说很特别,但我他娘的还真没想过,未来我们会变成这种关系。难以想象,要怎样和一个习惯性无视你的人成功滚上床单。
“别一脸死相啊你,”他顺手把帽衫挂回衣架上,“和小哥操起来很爽的。”
我差点把刚喝的水都喷出来,他看了一眼,竟然笑起来,“小哥哪不好了,细皮嫩肉的,操起来不比姑娘差吧。”
“你操他?怎么想都是他操你。”话刚出口我就感到如芒在背。看来不是我戳了他的痛楚,就是我真相了。“我的意思是,闷油瓶那么厉害,实力悬殊太大,怎么可能……”
他脸色越来越难看,看起来不是准备吃了我就是准备杀了我。刚见面时还以为他只不过是有点神经质,本质上还是亲切友善的,原来是我想多了。
“你放心,小哥会操死你的。”他一字一顿的说,“但老子照样也能操翻你。”我呆看着眼前的自己慢条斯理的解裤带。
这他妈什么情况?我马上就要被自己操了还是怎么回事?
“你……你等一下。”他眯着眼睛看我,但其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你有没有听过时间悖论?”
这问题问的挺傻逼的,他就是我,我知道的他没理由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你接下来对我做的事可能产生什么影响?”我咽了口唾沫,看表情,显然他在回忆十几年前的这天,事情到底是怎么结束的。因为我是他的过去,今天发生的事,我只要不忘记,他就应该有印象。
“今天如果你就这么贸然操了我,那就很可能让过去的你产生心理阴影。”这理由有点扯。我自己说的都没底气,“情况好,也许我就默认一辈子被人操了,情况不好,那说不定我受刺激变成冷淡,你以后别说没得操,怕是连被操的份都没有。”
“那你什么意思,为了过去的自己心理健康,难道要让你操我么。”事关老子的菊花,我他妈又不是说笑话,你笑个屁。
“你他娘的以为我不敢么?”火气腾的一下上来。我好歹也是大老爷们,在这方面被看不起真他妈让人火大。
他歪着头考虑了一下,似笑非笑,从茶几下面随手摸了个东西扔到桌面上,“有本事你来操啊。”
我当然知道那是避孕套,只是没想到第一次用,竟然对象是自己。而且这里是客厅啊,这种东西不是应该偷偷摸摸藏在卧室么。
“吴邪,你要是不行那我可就上了。”他说着人就凑过来。
“你他妈才不行。”他拽着我前襟直接一把揪过来,对着我的耳朵就是一通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被人这么搞,我下面竟然有了反应。
“现在后悔你还来得及。”他冲着我耳朵边哈气,搞的我浑身鸡皮疙瘩。
这死变态。“你对着自己也硬的起来?”我咬咬牙,伸手一把抓住他那块,听他吃紧的哼了一声,眼睛盯着我,看的我发虚,
“老子看着你,想着张起灵。”
本来我没什么大感觉,听他这么一说,不自觉的就把小哥代入了。没曾想,脸上一充血,下面就战战巍巍的顶了起来。在几个小时前,我还只是把小哥当兄弟,现在为什么我想起他的脸就会起反应?我有一种中套的感觉。
他摸到我下面,撸了几把,啧啧两声,“你不信我,还不信自己的鸡巴?”
我用力把他翻过去背对自己,本意是想让他闭嘴,但似乎是把自己逼到了某个不得不操的地步。我拿不准,下面的确是起来了,但真的要必要做到这个地步么?
“我以前怎么就这德行,活该被操。“他摇摇头,嫌我不操他么?操。我一咬牙,就着套子上的润滑,直接就进去了。
我扶着他的腰,试着动了两下,动作特别慢,然后看他也没什么反映,估计是可以。于是我大着胆子开始抽插。
第一次我动作生涩极了,插到一半顿住,然后卡住再抽,他有些烦躁的说:“吴邪,做事要认真知道么。你自己要干了你就好好干。”我心想烦死了操人还要这么认真地说简直不可理喻,而且我也没有操过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但我还是站直了对准了,连贯的抽了几下。
这么一停一抽感觉好了不少,看来我注定是要在变态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对着自己都下得去手,这他妈不是变态还能是什么。虽然这么想,但听着皮肉拍打的声音,还是渐入佳境,忍不住挺腰来了几记深插。他倒也受用,虽然不吭不哈,但是重重的喘气声听起来让我很有成就感。
身上汗黏糊糊的,有阵冷风过来,吹的我浑身一哆嗦,向门边一瞥,脑子就白了。
如假包换的小哥正站在门口,看着我俩如假包换的肉搏。一想到闷油瓶刚进长白山就明白了,他那边的小哥过来了。过来干嘛,捉奸么。
我愣了下,下意识的僵住了,他在下面一弓腰,撞的我差点断了。“吴邪,你他娘的又抽住了么。麻烦你操人也操的专注一点好不好。”老子看见你老公来捉你了、没马上跳窗逃跑就不错了。我咽口唾沫想骂回去,但干张嘴说不出话。我盯着闷油瓶,闷油瓶盯着我们,脸上有少见的震惊。
“你他妈快……我操。”他抬头看了眼闷油瓶,“小哥,这小子要挟我的。”我这叫机智勇敢,不然不得躺平任你操。我人僵着也不是办法,但现在要是退出去,下面半软不硬的难受,不退出去,难不成我还要给未来的男人演个片?
闷油瓶过来半蹲下,捏着我的下巴看了看“啧”了一声,就对他说,“你是习惯在下面了么。”“滚你妈,都说了是这小子要挟的。闷油瓶你他娘的帮不帮忙!”他说这话的时候估计是发了狠,肠子都绞紧了下,我冷不丁的一下爽到,忍不住哼了一声。
听这话他俩准备对付我一个啊。正想着抽出来赶紧逃命呢,小哥手已经压我腰上了。下面的混蛋扭身想看情况,一时下体在柔软的肠壁里摩了一圈,感觉一来,这下他娘的没退路了。
“小,小哥,你看,咱俩井水不犯河水。你媳妇儿你可以回去慢慢操着玩……”“谁他妈是媳妇,你是不是缺心眼!”混蛋,在他妈拱腰我命根子就真断了,我没的用你也没有!我也撑着他的腰,咬咬牙。现在不能退出去,出去就是被轮的命,在里面最起码还能保证自己也有人操。
奇长的指头已经摸到我后门了,上面粘液冰凉凉的,估计是润滑。你们两个是禽兽么,随身带一套,难不成是为了随时做?公厕、公园、更衣室?我被自己的脑补刺激了一下,下面收紧几寸。吴邪趁机一下退出来,正面转向我,又直挺挺的插进去了。一瞬间刺激太大我没忍住叫了一嗓子。
他嘟囔着“这点出息”的时候,闷油瓶的指头已经开始往里面探了,身体自然排异,我扭着身子想躲,却被下面人抓住了。前面是他对我乳头啃咬吮吸,后面是闷油瓶一直在用指头扩张我后门,我夹在中间又痒又麻,说不上是舒服还是异样,只觉得眼前发黑口水乱流。
后面正主来了,刚挤进来个头我就想骂娘,要是小哥光是前头就这个尺码,那我以后还不得半身不遂?“小哥……你操他操习惯了无所谓,我是第一次,最起码戴个套啊。”我苦着脸想扭头,脸却被面前的吴邪扳住了,“第一次应该好好体验一下自然的感受。”我看着自己的混蛋样子气不打一出来。
身下又进来几寸,火钳似的,疼的我一下就泄了气。前面人还不放我出来,一脸诈笑的看着我痛失贞操。我他娘的以后还真是变态,帮着别人强奸自己。
身后一用劲我疼的倒抽气,闷油瓶更贴近我几分,头发扎的我脖子痒痒。
“好紧。”我余光看见闷油瓶皱着眉嘴唇动了动,这他妈是在抱怨我么!我被爆了都没说话你有什么好说的。
“老子松了也全他妈是你操松的,张起灵!”下面吴邪的声音也在我耳边炸起来。但有什么比两个人隔着我吵架能更让人心烦呢。还真有,闷油瓶像是笑了笑似的,俩人越过我肩膀就亲起来了。
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自己和闷油瓶两个人舌头搞来搞去的不亦乐乎我应该已经崩溃了。但事实上后面已经开始抽动,肠子慢慢适应起来,摩擦着有股酥麻感。前面也慢慢恢复势头,在他身体里战战巍巍的挺起来。
闷油瓶深挺几下,有个地方刺激的我差点直接射出来,发了一声浪叫才打断俩人交换口水。接下来忽快忽慢、次次都往那儿顶,我那活儿在他身体里根本顾不上活动,已经接近临界点了。想着第一次壮烈点、别太丢人,但意识基本上已经模糊不清了,我像是隔着水看自己幸灾乐祸的脸,还真他妈贱。“小哥会操死你的。”我想着骂娘,但张嘴就变调。
前后夹击的太猛,感觉无处发泄,我手胡乱抓着,意识到的时候,生理泪水已经流一脸了。逼急了,我一口咬住前面家伙的肩膀,就是叫你也陪着我叫,反正这些烂摊子都是你惹出来的。
我知道自己大概什么水平,眼前一黑就射出来了。一下浑身脱力,要不是有垫背的,估计直接就地瘫死了。这一下感官更敏感,后面肠子绞着闷油瓶下面,一抽一插一松一吸,快感铺天盖地。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闷油瓶才缴枪,他娘的全射里面了。他退出去的时候都能感觉黏糊糊的往外流。我直接趴倒,一分力气都没了,俩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我觉得是耳鸣了,听不清。
“给,第一次留个纪念。后面的没套,估计你也不会想收藏。以后你会有很多的。”我的套子被吴邪举着,笑嘻嘻的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都没力气反驳,估计是在记刚才咬他那口的仇。
感觉有人摸摸我后背,还挺温柔,估计是小哥。“去洗澡吧。”闷油瓶一手扛我到肩上,一手牵着他就往屋里浴室走。我脸上糊了一层口水眼泪、但还是清楚的看见老吴脸上闪过一下什么表情,好像见过。
我想起来了,他说会被闷油瓶操死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
我操,不会吧。我挣扎着想跑,蹬腿的时候感觉液体还在顺着腿往下流。
迷迷糊糊我觉得闷油瓶好像是少见的又笑了。

后记,
我是在临走前听他说的。
他当然不愿意被我操。他本来也没这个打算。
但他说,我一提时间悖论什么的反而提醒他了。他模模糊糊记得,印象中第一次和小哥做爱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因为有两个自己,所以他一直以为是做梦梦到的,可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一出。不过,也是从那时起才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是真他妈喜欢上了张起灵。死不承认也没用。
所以他当时回忆起来,觉得如果不按照过去的轨迹引导我的话,怕是未来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我听了说不出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这是个梦,闭眼睡一会就醒了。
第二天,太阳很好。从自家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觉得腰酸痛酸痛的,估计是该换床垫了。
我决定给大金牙打个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得去趟尼泊尔。



评论
热度 ( 16 )
  1. 夜六爷修羅場.Dk7 转载了此文字

© 夜六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