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回头

离君:

这篇文的灵感源自与一首瓶邪剧情歌《堕虚》,情节都是按照歌曲的剧情走的,引用了部分歌曲里头的原文。


===============================


2015·长白山


“张起灵!你他娘的给爷滚出来!”


一声咆哮从长白之巅传来,声音在山体间回荡着,却没有一句回答。


有些脱力地跪倒在雪地上,吴邪双目失神,喃喃道:“张起灵,你不是说,如果是年后我还记得你就来这里接替你吗?我现在就在这里!张起灵你他娘的快出来啊,我来带你回家了……张起灵……小哥……闷油瓶。”


一声连吴邪都听得不太清楚的“闷油瓶”说出,连尾音都还未出口,便被风吹散在这片雪山之中。


毕竟是比之前成熟了许多,经过短暂的失态,吴邪很快恢复过来。


置身于一片雪海之中,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脑中想的却是张起灵离开前的最后一句。


模仿着他唇齿间的合闭形状,吴邪最终还是没有说出那句话。


这所谓的终极,到底是个怎样的局?


脑中忽然闪过一些画面:枯骸上开满了朵朵鲜花,在终极的万物……在一刹那间全部幻化,彻底消失,不留一丝痕迹。


耳边吹过的风逐渐变成空寞的旋律,将吴邪深藏在心底的那份对前途的迷茫给引了出来,彷徨和恐惧瞬间涌上心头,像置身与浩瀚的宇宙,周围的一切都是未知。


“我要守护这个秘密的核心,就在这山青铜门后面,我会记入青铜门之后十年,等待下一个接替者。我已经是张家最后一个张起灵,以后所有的日子都必须由我来守护。不过,既然你来了这里,我还是和你说,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能记得我,你,可以打开这个青铜巨门来接替我。”


吴邪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十年前张起灵说的这段话,最后几句话就像是预言一样算准了他还记得他,可他妈的张起灵那个骗子,说的预言却是谎言,我来找你了,可你为什么不出来?!


追寻着张起灵无形的足迹踏上孤旅,来到青铜门前,居然看到处在被冰封的禁域里的青铜门朽落的铜绿。


“我想替你背负你曾背负的未知沉重,可你他妈的一点机会都不给我,我为了你当年那一句话还傻逼似的等着一场不可能等待的相聚。”一掌打向一旁的墙,震落了堆积在上面的雪,吴邪觉得他心中那份可悲的希望就像这些雪一样,伸出手去抓,却什么也抓不到。


望着空挡的授信,吴邪低着头沉默不语,唇边是一抹嘲讽的笑。


对于他来说,世界再大,也不过是一扇青铜门的距离而已,一扇门,轻易的将他跟张起灵的世界完全隔开。


在门外不断的徘徊着徘徊着,只想等那个传说一样的男人从大门中走出来将传说继续下去,但无论怎么力竭声嘶的喊,用尽全力的冲撞,始终都无人回应。


靠着青铜门滑落在地的吴邪最终还是接受了他不愿意接受的事实——从今以后,他真的只能一个人走下去了。


不敢去理清越来越灰暗的思绪,在这绝望之余他还是自欺欺人的反复自我催眠着:也许十年之约还差几天;也许门太厚小哥听不见;也许……可哪来这么多的也许?


鬼玺打不开青铜门,他知道。联系着两个世界的桥没有了,吴邪的世界也因此一瞬间全部倾塌。


“原谅我,小哥,不能带你回家。”


即使知道青铜门之后的他不会回答,吴邪仍执着追问着:“我们……还能再见吗?”


吴邪不会就此罢休,下一个十年他还会来。


只是他不知道,他还有几个十年可以等下去,他很清楚,可以背靠背交付性命的同伴早已不在,或许有一天,他会千苍百孔,连尸骨都无人掩埋。


又或许,他已经回来。


吴小佛爷;手臂上的十七道刀伤;脖子上致命的伤口;蛇语者。


他清楚他在做什么,为了什么而做,他已经堕入虚空之中,无法回头。


他只能像潘子所说的那样,莫回头,往前走。


END


 





评论
热度 ( 3 )
  1. 夜六爷重亦 转载了此文字

© 夜六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