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怪谈【小剧场1号】

肉食系仓鼠:



现在是凌晨3:30,再过2个钟头,静安寺站的门就会打开,迎来新一天的客流。


地铁通道里的灯彻夜不息,此刻却没有一个人经过,安静得有些可怕。


跛脚的流浪汉正靠在通道拐角处睡觉,身上盖着一张旧报纸。


“兹兹...兹兹...”不知道是不是灯丝有问题,通道中段的日光灯诡异地闪了几下,突然熄灭了,一阵阴湿的白雾从黑暗中慢慢涌了出来。


像是感应到什么阴森可怕的东西,流浪汉抽搐了一下,猛地从睡梦中惊醒。


在黑暗中,出现了极轻的脚步声,接着显出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极其恐怖的人影:没有头发的脑袋与身体连成一体,身体瘦削却长着一只极粗壮的手臂,弯垂在身体一侧,随着步行的动作小幅摇晃着。


流浪汉不敢出声,感觉吸入的每一口气都是冰冷的。他正处于一个死角中,右手边沿着楼梯向上走是紧闭的铁门,而面前则是越来越近的怪物。


怪物越走越近,地面结出一层薄薄的霜花,流浪汉不知道该怎么办,鸵鸟似的用报纸盖住自己的脑袋,希望能以此消失在对方的视野里。


越来越近了,那脚步声


越来越冷了,那寒意


就在怪物与他只剩一步之遥的时候,对方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发生了什么?


他不敢看,但直觉告诉他,那条巨大的手臂正悬在自己头顶上方,随时随地都可能落下来将自己砸成肉泥。


时间在惊吓和恐惧中总是走得很慢,即使实际上仅仅是几秒钟,也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那个怪物才又慢慢挪动身躯,竟然是踏上了楼梯。


流浪汉从报纸的破口处朝外瞄,确定了那个怪物确实已经踏上了楼梯向出口方向走去,连忙扶着墙站起来,逃也似的离开了。


怪物继续沿着阶梯向上走,每走一阶,前面的灯就会灭掉一盏,这使他一直处于黑暗的笼罩下。


终于走到了阶梯的尽头,那里有一扇铁质的卷帘门,外面的光通过上面一排一排的矩形镂空透进来。


微光下,是一个穿蓝色连帽衫的青年,怀里抱着一个昏睡不醒的年轻人,年轻人的头靠在他的臂弯里,修长的腿垂在另一侧,随着他的步伐微微摆动着。


青年弯下腰,将那个昏睡不醒的年轻人放在了墙边,转身准备离去,却听到了对方的喃喃声,”好冷......“


虽然还是夏天,但结满了水汽的冰凉地面确实比不上怀抱温暖。


张起灵停下了脚步。


虽然迟疑了片刻,但他还是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那个年轻人身上。


沾染了活人气息的衣服,还是丢掉的好。


张起灵这样对自己解释道。


嗯,这是一个好解释呢,张起灵同学。



评论
热度 ( 13 )
  1. 夜六爷肉食系仓鼠 转载了此文字

© 夜六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