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怪谈 第二个故事:活见鬼的人生(上)

肉食系仓鼠:

【第二个故事】活见鬼的人生(上)


 “我真的没事啊。”看着前面长长的队伍,吴邪几乎快要疯掉了。


“不..不行...你失踪那..那么多天...都..都不见人影...检...检查是一定...要...要做的...万...万一被人抓...抓去做了什么手...手脚...”老痒着急地解释道。


“能...能有什么..手...手脚啊?”吴邪学着老痒的语气跟他抱怨,对方果然被憋得满脸通红。


“不..不行..一..一定要做。”老痒抓住吴邪的手腕,以一种非常认真的语气说道。


“好吧。”吴邪无奈认输了,老痒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对方这么关心,自己实在无法拒绝,只好继续跟在长龙后面排队。


但站了没一会儿,他就有点受不了了。因为在湿冷的地面上睡了2个小时,姿势又不对,他的脖子有些落枕,长时间无聊的排队,手机又没电了,烦躁感让他脖子上的疼痛更加明显。他试图转动脖子缓解一下,却更加疼痛,脖子像是被楔进一个钉子卡住半动弹不得。


“不..不然...我在这...这边等...你先去...去休息下。”老痒看到吴邪痛苦的表情,指了指旁边的长椅。


“好。”吴邪也没拒绝,直接就坐了过去。


在长椅边上有一个手机自助充电终端,吴邪在一堆线里面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自己手机的型号,接通了电源。


不一会儿,手机就自动开机了。


接着就是大量的短信和未接来电涌了进来。


要不是手机的内存够大,直接死机简直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


吴邪一时有点迷糊,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失踪了一个星期,肯定有很多人着急。于是他赶紧挨个回过去,中间免不了不停解释,尽管大家对他突然失踪七天的原因都半信半疑,但既然人平安回来了,那也就放心了,就当发生灵异事件好啦,谁没碰上过一两个怪事呢?


但是,这一堆电话和短信里唯独没有见到父母的。


吴邪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些失落。松口气是因为按自己老妈的性格,万一知道自己失踪了还不得立刻就疯,失落则是因为父母竟然对他失踪这件事一无所觉,如果他回不来呢?


就在吴邪正想着的时候,突然感觉两腿一寒。


转身向后看去,发现地上有一个女人正抬头看着他,嘴角带着甜甜的微笑。


这倒没什么。


妈蛋,这女人没有下半身你说这倒没什么?!


女人面色青白,两只眼睛深深凹进已经变成青黑色的眼窝,细如树枝的双臂紧紧抱住吴邪的小腿,背后是由于拖曳留下的一滩血迹,里面混杂着令人作呕的器官碎块,长长的肠子有一半已经脱出了身体,散落在地上,她的嘴角带着诡异的甜蜜微笑。


“啊!!!!!!!!!!!!!!!!!!”吴邪不受控制地大叫起来。


“怎..怎么了?!”老痒立刻朝吴邪跑来,排在后面的人火速占领了他的位置。


“鬼,鬼啊!”吴邪一边拼命后退,一边努力想把那双鬼手从身上扯掉。


“什…什么鬼?”老痒什么都没看到,只见吴邪一边后退一边拼命地拉扯自己的裤腿,像是想把什么东西从上面扯下来似的。


“你看不到吗?!”吴邪指着腿上那只女鬼,她已经快由小腿爬到大腿上了。


“看…看…看…”老痒一着急,话都说不出。


“你也看到了对吧!快帮我把她弄走啊!”吴邪抓起手边一个拖把就朝那女鬼捅去。


“看不到!”老痒结巴了半天才说出口。


“让开让开!!!快让开!!”这时候一个急救床冲出了人群,几个医生护士正用最快的速度将它推进手术室。急救床经过的太快,吴邪看不到病人的脸,但在那一瞬间他看到,整个急救床的下半部分已经被血浸透。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吴邪腿上的女鬼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你,你没事吧?“看着吴邪疑惑的表情,老痒更着急了。


“我…“吴邪想了想,”我大概出现幻觉了。“


“别…别怕…有我…“老痒伸出手臂,似乎想抱一下吴邪,但伸到一半又改成了拍拍他的肩膀。


“嗯,谢谢。“吴邪也拍拍老痒放在自己肩上的手。


检查倒是进行得蛮顺利。


或许是人多的原因,吴邪并没再出现什么幻觉。


只是在检查结束的时候,经过一间病房。那间病房大开着门,一个年轻医生正努力抢救着床上的病人。但一旁的仪器显示,那个病人的心跳已经停止了,血压也急速降低。


吴邪呆呆地看着那个病人,倒不是感觉到了死亡的无情,而是就在那个病人的旁边,竟然还站着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人,只是脸色更苍白些,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那个不真实的人正悲哀地看着床上的“自己“。


“借过。“吴邪听到一个很轻的声音,轻到仿佛来自自己的脑内。


他下意识地让出空隙,一个穿黑色长袍的人进入了病房。


看到那个穿黑色长袍的人,那个不真实的人突然变得非常恐惧,他像是在大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拼命想拿起周围的东西作为抵抗的武器,身体却只能从其中穿过,根本拿不起来。


“吴..吴邪,走了,别…别看这种晦气的…的东西。“走在前面的老痒发觉了吴邪没有跟上,连忙折返过来拉住他的手。


“啊?哦。“吴邪没有牵住老痒递来的手,而是揉揉眼睛,再一看,里面黑衣服的人和不真实的人都不见了。


“他们去哪里了?“


“谁…谁去哪里了?“老痒依旧迷惑不解。


“没什么。“吴邪也没有多话。


两个人回到了学校。


在再三确定了吴邪没事之后,老痒赶紧收拾了行李去赶最后一趟回杭州的车。


明天开始就是十一长假了,他急着回家陪自己独居的妈妈。


送别了老痒,吴邪在学校超市里逛了一圈,随便买了点东西作晚饭,提着塑料袋走回寝室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吴邪他们学院来自江浙沪皖的孩子占了一半,他们是必然要回家的,剩下一半中又有三分之二是女孩子,其余三分之一的男生在吴邪不在的时候组织了团体国庆游,所以此刻他们学院的男生宿舍一片寂静,三层的木质小楼没有一间房间亮着灯。


吴邪推开底楼的深红木门,正习惯性地想和楼管大叔打个招呼,却发现楼管室里虽然亮着灯,但却空无一人,。


大概因为宿舍楼里学生都回家了,所以除了楼管室,其他地方都没有开灯。


吴邪他们宿舍楼的大门很高,进门后左边是一面从建楼起就存在的镜子,右边则是楼管室。


正门前面是木质楼梯,在1/2层的时候转折向左右分为两道,随后在第二层又重复第一层的格局。


整栋宿舍楼呈回字形,包围着一个正方形的小花园,除了正门处的楼梯是位于此面的中间,其他几面的楼梯都在角落里。


因为年久失修的原因,木质楼梯走起来嘎吱嘎吱的。


此刻,吴邪就走在嘎吱嘎吱的楼梯上,楼管室透出的灯光从他背后照过来,在1/2楼的白色墙面上留下一个怪异的虚影。


这时候,一个小东西突然出现在吴邪的眼角余光处,它趴伏在一楼楼梯扶手下面,只在台阶上露出一个毛毛的脑袋。


吴邪猛地回头,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搞什么啊。”他嘟囔了一句,继续朝楼上走去,心里却毛毛的。


二楼的楼道灯总开关设计的很不合理,居然在整栋楼的另一侧,也就是说,你要绕过半幢楼才能开启它。所以面对着二楼重重的黑暗,吴邪觉得还是算了,那些晾在楼道里的衣服,在黑暗中看起来像吊死鬼一样,在吊死鬼里穿行,感觉简直糟透。


他站在1/2楼的拐角处,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


就在手电筒开启的那一瞬,他隐约看到二楼拐角处有一个穿红色裙子的小女孩。


“什么东西!”他被吓了一跳,手机的光也跟着他的身体晃了晃,再照过去的时候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就当吴邪松了一口气开始向上走的时候,耳畔突然响起了一声小女孩的笑声,声音很短,但距离很近,感觉就像是从二楼上三楼的楼梯那里对着正在二楼楼梯中段的吴邪耳朵里吹气一样。


吴邪不敢用手机去照,因为他不知道照过去会看到什么东西。


他就站在楼梯中段,进退不能。


过了好一会儿,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才渐渐退去。


于是他继续朝二楼走。


走到二楼的时候还特地用手机环照了一下,楼梯正常、宿舍正常、天花板正常、就连楼道里晾着的衣服也很正常....


就在吴邪打算松一口气的时候,二楼尽头处有一件衣服突然抖动了一下,就像一个上吊的人死前最后的抽搐。


“一定是窗户没关好,风吹的。”吴邪连忙把视线收回来,努力让自己不要展开奇怪的联想。


二楼上三楼的楼梯非常正常,但吴邪总感觉在拐角和余光中有什么东西正悄无声息地看着他。


好不容易来到了三楼,吴邪继续用手机快速环照了一下,很好很正常。


嗯,很好很正常,吴邪重复了一遍,努力让自己狂跳不止的心平静下来,完全没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只有三层的小楼会有通向四楼的楼梯。


不过,因为他住在三楼,所以并没有沿着楼梯去那个不存在的四楼【为小三爷的智商点赞!


他只小心地拿着手机,穿过挂满衣服的楼道,朝自己的宿舍走去。


吴邪的宿舍位于回字形小楼的背阴面,三楼正中的位置,这一层的楼道总开关也在那里。


虽然总感觉自己头顶的衣服里面有那么一两件晃动的很诡异,但吴邪完全不敢抬头去看。


就这么低着头快速穿过了第一个拐角,只要再经过一个拐角就能到宿舍了,也能打开楼道灯了。


这样想着,吴邪加快了速度,几乎是用跑的朝前走。


就在刚刚到达第二个拐角的时候,吴邪下意识地回了个头。在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个穿红色衣服的长发小女孩正趴在地上,四肢扭曲地朝他爬过来。


下一秒,手机的手电筒突然熄灭了。


吴邪连忙按下电源键想重新激活屏幕,却怎么按都没有反应,手机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死机了。


吴邪感觉自己的手都在抖,浑身冷汗好像不要钱似的往外冒,他甚至能听到小女孩的衣服和头发在瓷砖地面上拖动的声音。


回字形宿舍楼,每一面都有两侧宿舍,宿舍的窗户朝外门朝里,也就导致了一旦楼道灯不开,整栋宿舍楼道内完全是黑暗的。


当然,说是完全黑暗也不是十分恰当,因为在宿舍楼的四角处都有一个窄窄的小楼梯,每层小楼梯上都带着一个细长的玻璃窗,此刻月光透过玻璃窗照进小楼梯,也让吴邪能暂时看清站在楼梯口的自己,不至于两眼一抹黑完全乱了方寸。


但楼道里面,月光就照不到了。


那个看不见的小女孩依旧在黑暗中朝吴邪爬来。


吴邪下意识地后退,转身跑向楼道总开关


开楼道灯一向是楼管大叔的责任,所以对于那个开关,吴邪只知道一个大概位置,他伸手在墙上乱摸,汗湿的手心蹭了一手白灰。


终于摸到一个小小的把手样东西。


吴邪在脑子里迅速回想了一下开关的样子,没错就是它了。


那个开关因为很多年都没间断使用,所以一直很好掰。


但此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像是卡住了一样完全无法掰动。


吴邪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小女孩爬到拐角处,蛇一样微微抬起上身来冲他笑了笑,又继续四肢扭曲地朝这边爬来,速度越来越快,笑声也越来越明显。


混蛋啊,为什么掰不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吴邪的手心越来越湿滑,有几次因为用力过猛甚至从把手上滑脱。


可那个把手就像被固定住一样纹丝不动。


吴邪只好双手并用,打算跳起来用身体的重量把它压下去,却突然感觉脚边一凉。接着,一口气吹到了他光裸的小腿上。


然后是一根冰冷的手指,很细很小,轻轻地戳了一下他的小腿皮肤,引起一阵战栗。


“呵呵。”很轻的笑声,就像响在他的耳后,吴邪浑身僵硬不敢回头,手指去摸那个把手,完全使不上力气。


就在这时,小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有人踩着吱吱呀呀的楼梯走了上来。


也就在同一时间,那个小把手被轻而易举地按了下去,接着整个楼道都被照亮,吴邪猛地回头,身后什么都没有。


呼——


他长舒了一口气。


从楼梯里走上了一个人。


吴邪敢保证这个人他见过,但却怎么也想不起对方是谁。


“你在干什么?”对方抬头看着他,声线平静。


“我...”吴邪也没法形容,难道跟对方说自己刚刚见鬼了么?说出来对方也不信啊。


“那就赶快回寝室,在楼道里站着做什么?”


听到对方教训的口吻和淡漠的语气,吴邪刚刚被恐惧激发出来的肾上腺素都变成了愤怒,看着对方与自己差不多年龄的面庞与衣着,吴邪有点不忿地回道,“你谁啊,我爱站哪儿站哪儿,你他娘的管得着嘛?”


“我当然管得着。”


“那你有本事就来管我啊。”吴邪一扬脸,给了对方一个鄙视的表情。


“因为我是今天的值班老师。”对方的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你是社会学院心理系的吴邪对吧?因为连续缺课一周,不知道你的日常分还有多少。”


卧槽槽槽槽!什么情况?!!


“老...老师您好!您长得实在太年轻帅气了我一眼没认出来,我现在就回寝室,现在,立刻,马上就回!”


吴邪连忙窜回他们370寝,开门开灯,关门上锁,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作为有着百年历史的名校,D大的校规可不是一般的严格,它不是把学生当做普通人在培养,而是把每一个学生都视作不可多得的珍宝,在学习上为他们创造最好的资源,也在行为上对他们提出最高的要求,这使得D大的孩子进入社会时有着极高的辨识度,他们甚至不需要告诉别人自己毕业于哪所大学,举手投足间绅士淑女的做派就是他们最好的标注。


在这样的D大,缺课是很严重的行为,这不但是一种对资源的浪费,更是对知识的亵渎。D大坊间常流传着某师兄车祸住院昏迷不醒,因为老师一声同学你缺课了而起死回生的故事,可见缺课对人的心理伤害有多么大【诶?


所以,当对方提醒吴邪已经缺课一周


尤其是当对方还是个老师时,吴邪想死的心都有了。


啊啊啊,缺课一周啊,还跟老师顶了嘴,我到底还能不能毕业了啊!他在心里哀嚎。


就在吴邪靠着门哀嚎的时候,一墙之隔的楼道里,张起灵看着吴邪刚刚所站的地方,若有所思。


活见鬼的人生(上)完





评论
热度 ( 14 )
  1. 夜六爷肉食系仓鼠 转载了此文字
  2. 哈罗0212肉食系仓鼠 转载了此文字

© 夜六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