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怪谈 【小剧场4号】

肉食系仓鼠:


不知道为啥,这一更被我搞得有些…玄幻?!
我写得这么糟…我妈妈知道嘛…【哭着蹲到墙角



“当我们询问一个社会如何定义心理变态,我们会进一步质疑。第一,一个社会是如何划分可以接受的和不能接受的行为。第二,一个社会如何将不可接受的行为视为变态,而非讨厌的行为,回答这些问题的根本标准——”
张起灵下意识地朝门口看了看,
走廊一片黑,依旧没有人进来,而讲台下面的妹子们眼冒桃心,根本没有在意他在讲些什么。
张起灵感觉有些空气有些烦躁,头顶上的日光灯管也跟着闪了闪。
吴邪这家伙,到底去哪儿了,写请求信的时候那么恳切,怎么第一节课就迟到。
“在人数少,高度集中的文化中,出现与准则不同的情况是很少的。但在人数多,复杂的社会中,可能存在很多严重与准则相冲突的情况。例如,同性恋解放运动可以被认为是一群人努力说服一个社会的运动,使整个社会来调整标准从而使同性恋成为可被接受的人。”
听到了这句话,下面坐的19个妹子纷纷发围脖:
“等等,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啊。“
“叫兽你第一个栗子就这么举真的好嘛嘛嘛嘛!“
张起灵瞥了一眼下面集体玩手机的妹子,突然觉得,现在的孩子,是越来越不爱学习了,已经上课10分钟了……
为什么吴邪还不来?!
张起灵感觉更烦躁了,教室里最末排的灯管闪了两下,爆掉了。
“因为标准是变化的,以违反标准来判断精神健康似乎显得不可靠。同时似乎也不确定,人们理想中的行为模式应该是具有一致性的。然而定义变态的一项重要指标仍然是文化准则。尽管是相对的,但他们是如此的根深蒂固以至于似乎很绝对;因此,任何违反标准的人都显得异常。”
“诶?叫兽的思路好像有点乱?我是一个人?“
“你不是!“
“你不是+1!“
“你不是+100086!!“
讲到衡量变态行为的标准时,张起灵感觉胸腔里好像被谁抓了一下,脑子里的思路被整个打乱,教室中段的灯也瞬时熄灭,但讲台下专心欣赏叫兽的女生,完全没有发觉。
张起灵伸手松了松领结,露出脖颈上一片细白的肌肤,因为烦躁而染上微微的颜色,分外性感。
“血槽已空!求拯救!“
“战友!我已经救不了你了!!“
“跪地求30斤B型血啊!!!“
吴邪到底去了哪里?!
张起灵感觉有些烦,他觉得这是因为从来没有人会在自己的课程上迟到,还一迟就是半个钟头,一节课都快结束了还没出现!
到底跑哪儿去了!
张起灵完全没有意识到,以往的他,根本不会在乎自己的课程来了多少人,这些人在做什么,对他来说,上课不过是教师这一掩护身份所必须履行的义务,他喜欢人类的知识,但却不喜欢传道授业解惑这一套。
因为人类,实在是太愚蠢了,不值得他苦口婆心地解释。
但现在的他,却因为一个学生的迟到而坐立难安。
“呃!“一声惊叫在他耳边响起,他感觉自己的心猛地抽紧,教室里最后的几盏灯也啪地碎掉了,教室内陷入一片黑暗,引起妹子们一阵惊呼。
“别动,等我。“张起灵无意识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推开门,消失在黑暗的走廊里。
“啊啊啊!叫兽好苏!!!“
“我们会在这里等着你的!!!!“
好吧_(:з)∠)_
“嗷!!!!!!!!!!!!!!!!!!!!!!!!!”
一出电梯,张起灵就感觉一股强大的怨力朝他压了过来,带着呼号与痛苦,在这座有着百年历史的老楼里,再造了一个烈焰滔天的镜像世界。
但仿佛被召唤一般,张起灵甚至没有任何判断就瞬移到了吴邪所在的那道门。
里面被团团围困的吴邪正被一只巨大的炎系鬼怪卡住脖子,失去了意识。
张起灵呼啦一声徒手抓开了那扇被地狱之火重重禁锢的木门,左右两手交握,一把黑金古刀瞬时出现,接着他将刀高高举起:
“我以鬼司之名,赐予你毁灭!!!!”
巨大的炎系鬼怪被击中眉心,重重向后倒去,幻象瞬时消解。
下一秒,失去意识的吴邪落入张起灵怀中,浑身焦枯,已经失去了气息。
张起灵心里有些慌,什么也顾不上,只紧紧把吴邪抱在怀里,为他渡气。
大量蕴含鬼司之力的真气被缓缓灌入吴邪身体,就像是烈焰处降下的暴雨,瞬间熄灭了来自地狱的火焰,吴邪的心跳缓缓恢复,皮肤也变回了正常的颜色。
但张起灵却对此一无所觉,他依然小心翼翼地吻住那双唇,沉溺于那种温柔的触感。
直到……
对方的身体再次烧起来,拼命挣扎,眼睛却亮晶晶地望着自己。
张起灵才惊觉自己的失态。
缓缓松了手让对方有机会站起来,张起灵故作镇静地抬起头,“吴邪,你迟到了。”
对方显然被这句话搞得摸不着头脑,“诶?”
于是张起灵耐心地解释道,“你选修了我的课程,今天是第一节,你迟到了。”
说完,便径直站起身,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
“哦。”小家伙应了一句,像只听话的小犬,呆呆地跟在主人身后,一直走到了教室的门口,却突然浑身僵硬地停住了脚步。
“?”虽然一直向前走,心思却放在身后的张起灵也跟着停下。
“老…老师,你确定我们在这里上课吗?”才出狼窝,又入虎穴八个字写在了吴邪脸上。
因为灯管爆掉,教室内一片黑暗,手机的灯光映在妹子们诡异的腐笑上,似乎有些惊悚?
但看惯了惊悚画面的张起灵并没有感觉到哪里奇怪,他点点头,“嗯,过来。”
“不,不要!!”吴邪脸上满是视死如归的表情,紧紧抱住门框。
张起灵沉默了,他没想到对方会是这种反应,只好叹了口气,伸手抓住吴邪的手臂,把他从门框上拽了下来,拖进了教室。
但对方的眼睛依旧死死盯住漆黑一片的教室,不肯眨眼,好像一闭眼,下一秒就会出现什么怪兽似的。
这么怕黑吗?
这样想着的张起灵心念一动,教室里的日光灯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
妹子们的微博乱成一片。

评论
热度 ( 15 )
  1. 夜六爷肉食系仓鼠 转载了此文字
  2. 哈罗0212肉食系仓鼠 转载了此文字

© 夜六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