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怪谈 第三个故事 抢不到的课程

我也好想上男神的课啊……

肉食系仓鼠:

【第三个故事】抢不到的课程


吴邪醒来的时候,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他的脚尖上,像一只金色的大狗,朝气勃勃地舔着主人的脚心,催促他快些起床。


今天是十一长假的最后一天。


吴邪躺在床上回想自己这一周都干了什么,但想来想去也没想起来。


不过,放长假不都是这样吗,似乎还没做什么,时间就忽然一下子过去了。


但今天的吴邪有着一个重要的任务——抢课。


D大的新生,大一开学后会先进行军训,在十一长假结束后正式开始上课,因此,在长假的最后一天,抢课系统开放的时候,必须抓紧一切时间按照学校的培养计划选到合适的课程。


主修课程是不需要担心的,在进入选课系统时,就已经按照班级分配完毕,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情况,从中选择需要的课程即可。


但选修课程就是一门艺术了。这些课程就像是玩游戏时候的支线任务:有的学起来既有趣期末分数又高,这是大家都喜欢的好课程;有的虽然学起来挺没意思,但期末分数还算可观,也算可取的中课程;有的课程学起来没意思,期末分数更是无语,这一种就是大家避之不及的坏课程了。


花费同样的精力,得到的结果却是天差地别,学生们自然对此严阵以待。


此外,在选修课程里还有一类非常特别的课,这类课程被称为实践课,会在课程里安排一些实践活动。其实安排实践活动在大学课程里不算稀奇的事情,但实践课的课外活动可以冲抵扣去的平时分,这就使它成为了部分“问题人士”眼中的救星。


此时此刻,吴邪打算抢的就是这样一门课。


对于大一的学生来说,由于学校显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破坏能力,因此,只安排了一节实践课给他们——变态心理学。


在抢课前,吴邪先研究了一下课表,发现这节课有两点很奇葩:第一是它的位置,它设在离宿舍区很远的老教学楼,在开学的时候,吴邪还以为那座爬满植物的建筑是危房;第二则是上课的时间,这节课开在周五晚上9:00-10:30,宿舍在11:00关门,按照两者间的距离,只有一路狂奔才能在宿舍门关闭前回到寝室。


这样一想的话


他娘的哪个白痴会选这种课啊!


吴邪不禁心头一喜,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白痴中的一员。


他决定在18:00选课系统开放时,先去选那些抢手的选修课,最后再来随便点一点这节实践课。


可他太甜了。


18:00吴邪准时打开选课系统,界面却显示502 Bad Gateway。


18:15吴邪恨不得把整个寝室的网络系统重装一遍,终于登进了选课系统,却遭遇全系统死机,无法操作。


18:25在吴邪把F5都快按冒烟的情况下,鼠标落在待选课程上时终于变成了小手指的模样可以选课,但是….好的课程均已达到人数上限,中课险险还剩几个位置,被吴邪眼明手快地点上。


还好没有落入差课里,吴邪抚抚胸口,准备去随便点一点那节实验课。


然后他发现,实验课不见了。


对,实验课从选课系统里消失了。


没道理啊,吴邪有些楞,连忙登陆学校论坛,想发帖询问,就看到首页飘红的热帖


“姐抢了四年终于在毕业前选上男神的课了啊啊啊泪奔~~o(>_<)o ~~”


下面一群,整整齐齐的“羡慕嫉妒恨”以及“我还没刷出课表那节课就人满下架了%>_<%”


什么情况?


好奇心被勾起来的吴邪立马把实验课不见了的事情丢到一边,点进了帖子。


随后就看到大喇喇的截图。


课程名      课程类别      上课时间       选修人数    授课教师 


变态心理学    实践课     周五 21:00-22:30    20       张起灵    选课成功


呃,这不是我要选的那个实验课?


吴邪赶快去翻培养手册,果然看到一条:实践课程由于内容特殊,适合小班教学,因此,一旦选修人数满足课程设定人数,即退出选课系统。


呵呵…


Nozuo no die, why try?!!


吴邪仿佛看到了梦想中完美的大学生活正离他远去….开学第一个月就把平时分几乎扣了个精光,大学四年各种奖励评比也都会受到影响,更别提万一不小心犯几个小错误,那薄薄的血皮就会瞬间清零,直接留级、降级,甚至离校、开除都有可能啊。


就在吴邪的鼠标无意间移过张起灵三个字时,突然跳出一个提示框


张起灵 心理学院副教授 邮箱:370Kylin@dmu.edu.


诶?


天助我也!


吴邪赶紧打开word声情并茂地写了一封表白,哦不,是请求信。


“亲爱的张起灵老师,”


不行,太亲昵了。


“尊敬的张起灵老师,”


不行,太生硬了。


“敬爱的张起灵老师,”


这好像是悼文的开头啊…致我们敬爱的张起灵老师什么的….


老痒打完水回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幕:吴邪光着两只脚蹲在寝室凳子上,头发被挠的一团糟,嘴里叼着一根笔,不时朝着空气中念叨着什么,脸上变化着各种表情。


不会是中邪了吧?


老痒大惊,热水壶直接脱手,落到了地上,啪叽一声,壶胆碎了一地。


“诶!?“被响声惊得回头,吴邪看到老痒一脸震惊地站在门口,连忙转身朝自己背后看,生怕又钻出什么奇怪的东西,但蹲在凳子上的姿势本就不稳,转身的动作又太大,连人带凳子摔翻在地上,被脚扯住电源线的电脑也跟着落下来,而连接在电脑上的网线也不能幸免,不但自己遭殃,更连得整个寝室的网线全部挣断,最后出场的是放在桌上的牛奶杯,不但成功洒了吴邪一身,更是光荣身碎。


“好痛…“半响,吴邪才回过神来。


他来不及揉揉自己被摔出一个大包的后脑勺,赶紧抱起沾满牛奶的电脑查看。


还好,word文档没有丢。


吴邪又检查了一遍,认认真真地把这篇感人肺腑的表白,哦不,是请求信,复制进发件页面,按了发送。


然后就去继续刷帖。


由于校园网速实在太慢,吴邪电脑上一张大图都刷不出,除了小截图,就只能看看学姐学长们的讨论。


他这才发现实践课是全校通选,不区分年级和专业的,当然,可选课程随着年级的提高会适量增加,不过对于本届新生来说,他们第一个学期能选的实践课程只有这一节。而教授这门课程的老师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个学术大牛,虽然人沉默寡言,作业难度很大,期末分数超低,但因为卖相实在太好,他的课程一向深受女生欢迎,可以说是节节爆满。 怪不得抢上的学姐会这么高兴。


可这么大热的老师,自己的请求信能成功的概率又有几何呢?


吴邪的心情又坠入了谷底。


但他不一会儿就收到了“叮“的一声回复。


内容只有两个字,却让他高兴得一塌糊涂


“可以。“


 


 


张起灵望着那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有些头疼。


他想起了之前带过的研究生们说过的话:


“张教授,跟我们说实话,”那群研究生的眼睛里亮闪闪的,非常期待,“我们学校的校园网,是不是校长交网费的时候送的?”


张起灵当时的回答只有两个字:“不是。“


当然不是交网费的时候送的,D大的校园网是国家项目,每年都会有大量资金投入,虽然不知道那些钱最后都去了哪里,但交网费肯定送不了。


但那群研究生显然不买账,直接把例子举到张起灵面前,“那为什么我们抱怨学校不安空调的邮件会被发到校长那里去啊啊啊啊啊!!“


现在看来D大的校园网确实很有问题,可能真的是交网费的时候送的。


因为他刚刚回复出去的两封邮件,就被校园网无情无义无理取闹地交换了收件人地址:


 


绝无可能


------------------原始邮件------------------


发件人: 校长


发送时间: 20XX年10月7日(星期天)  18:50


收件人: 张起灵


主题: 小张,我想在新书里放一篇你的论文,意下如何啊?


 


以及


 


可以


------------------原始邮件------------------


发件人: 吴邪


发送时间: 20XX年10月7日(星期天) 18:45


收件人:张起灵


主题: 请求信


 


呵呵,今天的张教授也感觉好累呢_(:з」∠)_


但发出去的邮件泼出去的水,校长那边自己再去解释。


至于这个发来请求信的孩子,就和之前其他来请求的孩子一样直接拒绝掉好了,就说刚刚系统出了问题,发错了。


写好了回复邮件的张起灵,顺道扫了一眼收件人一栏进行确认,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吴邪?


移动到发送键上的鼠标停了下来。


张起灵又打开选课列表里的学生名单,研究了起来。


最后一个刷进自己课程的是个女生,今年大四,大学期间一直表现优异,没有什么不良记录,其实平时分加分这种东西要不要应该也没所谓的吧?反正她也没有被扣过,这种东西又不是能够无限累积的。


这样想着,张起灵按下了“梁湾“这个名字后面的”退出课程“按钮,然后黑了一把选课系统将吴邪拉进了列表。


望着选课界面突然弹出来的“选课成功“,吴邪连忙手快截图,准备到论坛上去炫耀一把运气,却看到首页飘红热帖已经由


“姐抢了四年终于在毕业前选上男神的课了啊啊啊泪奔~~o(>_<)o ~~”


变成了


“姐终于在毕业前选上男神的课却被踢了啊啊啊泪奔~~o(>_<)o ~~“


两个帖子的发帖人ID还一模一样:本梁不直


吴邪点进帖子,便看到醒目截图


“同学,你选修的课程:变态心理学被 授课教师:张起灵 拒绝,请另选其他课程。“


诶???


该不会是我把她挤出去了吧?


吴邪心里有点忐忑,到底要不要告诉学姐这件事呢?


心中忐忑的吴邪一行一行地读着楼主姐姐的血泪控诉,眼睛移到最后一行,那是独立于发言之外的楼主签名:弯尽梁山好汉,艹遍水泊群雄。


威武霸气,吴邪感到菊花一紧,默默地删除了回复。


嗯,沉默是金呢吴小邪。


就这样,吴小邪开始了在D大的校园生活。


经过一个星期的适应,吴小邪渐渐找到了学习的节奏,他发现自己被骗了。


什么考上大学你就轻松了之类的根本就是骗人的啊!D大高手如云,而及格率却是框死的,也就是说,不论你和第一名差距是100分还是1分,只要你处于正态分布的最末10%,一样是不及格的命运,所以为了和这群学霸竞争,吴小邪只好拿出高三复习的劲头,努力学习不要命【诶?


就这样,一路平静地来到了周五。


在食堂吃过晚饭,吴邪掏出手机一看时间还早,于是打算到晚上上课的教室去自习,等待上课。


他走到那座旧楼的时候,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正落在满墙的爬山虎叶子上,给整座楼染上血一般的颜色。开学后,旧楼就已经被保洁阿姨打扫的很干净了,但陈旧斑驳的墙壁与不知何时溅在大门玻璃上的几滴红油漆总让站在门口的吴邪有种面对鬼屋的既视感。


他深吸一口气,抱住教科书的手臂紧了紧,走上被时光磨损的阶梯,进入了旧楼。


因为陈旧的电路系统承受不起太高的功率,因此一楼大厅的灯光非常昏暗,给整个大厅蒙上一层灰蒙蒙的感觉。吴邪朝四周看了看,旧楼里很安静,一个人都没有,他的面前是一部老式电梯,走廊在电梯两侧延伸开,因为没有开灯,看起来黑洞洞的,在走廊的尽头处有大大的落地窗,外面斑驳的树影落在旧玻璃上,张牙舞爪,像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扑进来。


吴邪连忙收回视线,正准备去按面前的电梯按钮,却听到了很轻的一声笑。


“呵呵。“


是小女孩的声音,声音很小,但在安静的旧楼里却分外清晰。


吴邪转头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走廊尽头,似乎有个个子小小的身影一晃而过,跑上了走廊尽头的楼梯。


一定是幻觉。


吴邪这样对自己说,心跳却忍不住加快。


他转过头,却看到电梯按钮上“↓“键亮了起来。


我刚刚没按啊?吴邪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动作,在正准备按键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诡异的笑声,于是收回了手……


完全没有按下去的印象。


四周也没有其他人。


吴邪的心跳的更快了,他看着楼层指示灯依次亮起熄灭。


4→3→2→1


叮地一声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门缓缓打开。


一股奇怪的味道钻入了吴邪的鼻子。


面前的电梯,站得满满当当。


“我们要下去,你要进来吗?“电梯里一个中年大妈问道。


吴邪看了看那个中年大妈,一个鼻子两只眼,看起来无比正常,除了,肤色有点怪?


再看向电梯里的其他人:打领带的上班族,穿围裙的家庭主妇和她大概只有3、4岁的小孩子,五大三粗的修理工人…


每个人看起来都很正常,但每个人看起来都有些奇怪。


中年大妈的肤色太白没有血色,上班族的领带太细就像绳索,穿围裙的家庭主妇和她的孩子都有着深黑色的瞳孔,占据了眼睛的绝大部分,而五大三粗的修理工人虽然低着头看不见脸,身上青紫的皮肤怎么看怎么像….


吴邪不敢往下想。


“你到底进不进来?“中年大妈有点不耐烦。


被这样一催,乖孩子吴邪下意识地抬起一只脚。


但一个想法如电光火石一般穿过他的脑海。


吴邪收回了脚。


“人太多了,我再等等吧?“吴邪努力挤出一个礼貌的笑容。


“……“中年大妈什么都没说,电梯门默默关闭。


直到确认电梯门已经完全关合,吴邪才长舒一口气。


他看向电梯旁的楼层指示灯。


4、3、2、1.


唯独没有地下一层。


 


吴邪本想从一侧楼梯上去,但想想一闪而过的小女孩,顿时打消了这个主意。


还是老老实实乘电梯吧。


这样想着,吴邪按下了“↑”


不一会儿,电梯就下来了,打开门,里面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也没有那种奇怪的味道。


吴邪伸头看了看,又用脚踩了踩,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之后,走了进去。


变态心理学的课程在四楼。虽然吴邪不记得教室位置,但老痒和他吐槽的时候曾经说过,那种时间在那栋楼上,貌似也只有这一堂课。这样想着,吴邪出了电梯就朝着唯一亮灯的那间教室走去。


教室的门很旧,木质的门面上有被燃烧过的陈旧痕迹,吴邪想起在自己还没出生的某一年,由于电路老化,这栋教学楼曾经发生过火灾,其中一间教室因为门窗无法打开,活活烧死了一屋子的学生。


不会就是这一间吧?吴邪仔细看了看面前的木门,但上面除了过火之后留下的焦黑痕迹外,什么都没有。黄澄澄的铜质把手因为常年使用,被磨得光可鉴人。吴邪从门上的玻璃朝里面看去,偌大的教室里面三三两两地坐了自习的学生,数量上来看,大概占了教室内位置的一半,30-40人的样子。


有这么多人在,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于是他转动把手推开了门,却被不知从哪里来的灰尘呛了一肺。


“咳咳咳——”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分外明显,一时间,整间教室的人都刷地抬起头来看着吴邪。


“呃,那个…不…不好意思哈。”吴邪挠了挠后脑勺,给被他打扰到的人配了个不是。


仿佛心意相通般的,整间教室的人又一起将头低了下去。但不知为何,吴邪总觉得即使他们低着头,还像是在偷偷看着自己。


一定是幻觉,吴邪这样对自己说,因为刚刚打扰了大家,内心感到愧疚而产生的幻觉。


这样想着的吴邪,在前排靠门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下,却在掏出笔袋的瞬间愣了愣。


这间教室,安静得有些过分啊。


放眼望去,教室里坐了一半的人,有的人在叼着零食看书、有的在听着歌写作业,身边还有人在睡觉。


但却听不到任何事物的咀嚼声,笔尖的摩擦声,以及….


睡觉的呼吸声。


吴邪又哆哆嗦嗦地看了一眼身边睡着的女生,长发披肩,遮住脸颊。就这么死死地趴在桌面上,身体没有一丝呼吸起伏。


就像……


就像死了一般。


吴邪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又遇见“那个东西“了。


很多时候,事实胜于雄辩,即使从小被无神论洗脑得再彻底,当面对一而再再而三的事实时,再笨的人也能觉察到问题。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吴邪还是有些怀疑,自己最近遇见的,可能并非幻觉。


如果现在周围的一切不是幻觉……


吴邪假装随意地掏出手机,将相机切换到前置模式后,小心翼翼地朝背后照去,却发现半满的教室里面竟然空无一人,来自窗外的凄冷月光落入荒凉教室,从玻璃的破口处吹进来的风,撩动着积灰桌面上的几张废纸。


不,不是个这吧?


他连忙回头,却正好撞上偷窥的眼神,那些坐在他背后的人,虽然都低着头,但眼睛却全部看向自己这里。


吴邪刷地站起身,想要逃跑,手腕却被大力钳住。


低头一看,是那个趴在自己身边睡觉的妹子。此时此刻,她的头虽然还垂在桌面上,手臂却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弯曲,蛇一般攀附上吴邪的手腕,牢牢锁住。


身后传来桌椅板凳的声音,吴邪回头看,那些原本各做各事的人全都站起身,虽然低着头,眼睛却齐刷刷地看向他,面孔焦黑,说不出的诡异。


“卧…槽…“吴邪感觉自己的声音有点抖。但他并不是第一次遇见“它们“了,撞鬼这种事情,就像看恐怖小说,一开始肯定会被书中的描写吓得半死,但看得多了,这些精心渲染的场景就会沦为主线故事的背景,不论多么恐怖的内容都显得不那么吓人了。


镇定,镇定,一定会有办法。吴邪这么对自己说。


但身后的人并没有给吴邪思考的时间,他们开始朝吴邪移动,而吴邪身边原本趴着的妹子也缓缓站起,发出骨骼扭曲的声音。


吴邪想起了木门上可疑的焦黑,突然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整栋楼都被翻新过一次了,没道理不换掉一扇烧坏的木门。


所以,其实这扇门和门后的“它们“都是那场火灾的牺牲者?


这些人是被火烧死的,它们一定对火很恐惧吧?吴邪这么想着,在自己身上左摸右摸,还真被他摸出一只不知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打火机。


诶?自己明明不抽烟的啊?


不过时间紧急,吴邪也想不了那许多,连忙打着火焰,朝紧抓自己手腕的长发女燎去。


像是被猛地吓了一跳,长发女立刻缩回了手。


吴邪受到鼓励,又把打火机朝身后汇集起来的那群“人“燎了燎。


后者好像是被震住了,停下了动作,只低着头,拿眼睛看着他,原本就是幻象的灯泡啪地一声集体碎裂,整个房间都黑了下来。


但打火机的火焰太小,加上整个房间都黑了下来,吴邪连他们的脸都很难看清,更不知道,写在他们眼里的那种情绪不是“害怕“,而是”愤怒“。


“嗷!!!!!!!!!!!!!“”人“群低声嘶吼起来,变得狂躁,他们推翻桌椅,朝吴邪涌了过来。


吴邪赶快退到门边,转身去开门把手,却发现整个门都被彻底锁死,连晃动都不能。


他一边拿着打火机朝“人“群猛燎,一边大力踹门,试图把这扇已经烧得不成样子的破门踹倒。


但打火机的火焰非但没有使得“人“群害怕,反而让他们更加激动起来,焦糊的味道从他们身上发出,空气也开始变得灼热缺氧,吴邪靠在门边,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只被烧得碳化的手伸了过来,猛地抓住吴邪的脖子,因为用力的缘故,糊烂的皮肤崩裂,露出下面血红的肌肉和白骨。


“呃!“吴邪感觉整个脖子像是被烧红了的烙铁圈住,痛到仿佛血液都凝固了,还偏生动弹不得,浑身的皮肤被高温的空气烫得快要裂开,绝望的惨叫声与挠门声不绝于耳,吴邪眼前甚至出现了那场惨剧的幻觉:被困在火海中的学生们奋力求救,他们试图用桌椅砸碎玻璃逃生,但细格子的铁制窗棂如同牢笼一样将他们死死困住,他们在火海里呼号,他们在火海里挣扎,他们在火海里喘息,最后随着大火一起化为灰烬。


就在意识快要被烈焰烧尽的时候,吴邪感觉有一阵清风灌进了自己的口腔,身体也像是浸在清凉的水中,顿时回转了意识。


但下一秒,他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那…那个把他抱在怀里吻住的,不是宿舍楼里的值班老师嘛嘛嘛!!!!


他挣扎着从对方怀里爬起来,周围的幻象已经烟消云散,天地间一片安静,只剩下两个人的心跳声。


“吴邪,你迟到了。”虽然正做着让人脸红的事情,但对方似乎全然不觉,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这么告诉吴邪。


“诶?”


“你选修了我的课程,今天是第一节,你迟到了。”对方解释道。


“哦。”


吴邪感觉自己脑子里都是江湖,只能用单音节词来回答对方的问话,就这么呆呆地跟着老师走到应该上课的门口,却像是突然惊醒般迈不出脚步。


“?”对方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他。


“老…老师,你确定我们在这里上课吗?”吴邪从门口看向教室内:里面一片黑暗,亮着一张又一张惨白诡异的笑脸。


“嗯,过来。”


“不,不要!!”吴邪紧紧抱住门边,就算前面是美男引诱,他也是不会向这种明显是鬼屋的地方踏出一步的!


“……”张起灵显然没想到对方会是这种反应,叹了口气,身后抓住吴邪的手臂,把他从门框上拽了下来,拖进了教室。


顿时上课妹子们的微博上乱成一片。


“卧槽槽槽!这是什么节奏!!!!“


“终于知道本梁不直为啥会被踢了!!原来是为了金屋藏娇!!“


“傲娇受啊!!!简直了!!!选上男神的课还不来!!还迟到!!男神居然还亲自去请!!!“


“那些年,我爱的男神都去搅基了啊啊啊!!”


 

评论
热度 ( 25 )
  1. 夜六爷肉食系仓鼠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好想上男神的课啊……
  2. 明河肉食系仓鼠 转载了此文字
    诡异与萌感并存!
  3. 哈罗0212肉食系仓鼠 转载了此文字

© 夜六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