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悠:

居然...居然有人邀我....第一次幫人家插花阿阿阿阿阿((好感動QWQ

Px 告白

居然全部被拒绝了!!!!QAQ不过最后做了瓶邪二人的炮灰也算值得了……潘子真的虐死了……

修羅場.Dk7:

Part 1
黑瞎子从背后把你抱住,手臂交叉围在你胸前。你表明心迹的话在疯狂的心跳中被冲的零零散散,感觉他弯腰伏在你耳边,头依在你肩上,
“所以……是喜欢我了?”
你能想象到他说这话时的表情,点点头,脸都烧起来。
“我失明了也无所谓?”他笑起来,你的心,一下揪紧。
“恩。”
“马上就要死了也无所谓?”
你点点头,又马上摇头,“你不会死的。”
“真是可爱。”他歪着脑袋,用头蹭蹭你的脸颊,
“这么可爱,跟着个死瞎子太浪费了。”
“诶?”你一下人就僵住了。
黑瞎子扭头,摩擦了一下你的唇角,
“对不起。”

Part...

233333

单于思松:

你再掉下去就得从地球另一端出来了

妈蛋帅呆了!

也就这么回事嘛:

在德国装文艺青年的那几年(。

Px 他的第一次

修羅場.Dk7:

前文:我的第一次


时间穿越梗。


沙海吴+沙海瓶+盗笔瓶。


无跨时间cp的直接插入行为。


————————————————————————————


他的第一次



闷油瓶想做曱爱时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声不响直接上。


想想也是。这人平时就不吭不哈的,要是在一上床就转型改说单口相声,我怕自己受不了这个刺曱激。


但与话多话少无关,在这事上我俩向来放得开。想曱操就操了,两个大老爷没必要藏着掖着。所以往往是,我一勾、他就压过来,或是他一压、我就乖乖撅屁曱股。


一来二去这么多年了,我...

Px 我的第一次

修羅場.Dk7:

时间穿越梗。


盗笔吴+沙海吴+沙海瓶。


3p注意。


三明治体位醒目。


————————————————————————————


我的第一次



我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吴邪你他妈是不是又活腻味了,非要作死。
这个想法我今天冒出过两次,一次是在爬盗洞的时候,一次是在被闷油瓶捅盗洞的时候。

当时胖子只是说发现个小油斗、处女地,没什么风险,权当是拉着我散散心。想着,小哥虽说是进了青铜门,但我该吃吃该喝喝该下斗下斗,还得活不是?这么成天到晚萎靡不振的也不是办法,所以便跟着胖子去了。
现在事...

囚徒

自说自话:

一个图的脑洞,有bug。短篇已结,大家…将就着看吧。

他推开门,看见一片光亮。

《囚徒》
他曾经想过无数种可能,但这无数种显然都不符合现在的情形。
时间,地点,物件,他曾精密地计算乃至详尽地制定各种可能的计划。因为一切天时地利人合他都占尽。有过短暂的一瞬间他几乎失控,差点没让人把门给炸了。但胖子却很明理地制止了他。他说天真,不是这样。
他看着他。于是他又说一遍。
落空的愿望比一开始的绝望更令人难以忍受。他站在那冻得哆嗦,一出口的话都被猎猎寒风撕得碎成条,凑不成句子。胖子拍拍他的肩。凡事终有个结果,虽然这结果不是你期待的。回去吧。日子还得过。

日子是还得过。少了张起灵,没了终极...

233333

KIrishima:

涂涂。盗墓相关

顺便塞两张之前ask的点图


沙海真是虐吐了。。

三十题08

沈岚山:

08冷水澡


   “……吴邪?”解雨臣看着眼前的人好一会儿,才不可置信地叫出了那两个字。


  这个衣衫褴褛,头发糟糕,胡茬满脸,眼神森冷的男人与以前那个衣冠整齐的天真的傻子实在是太不一样。


  但他还是认出他来了。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解雨臣在认出吴邪的那一瞬间突然间感到了一丝愤怒。这种情绪他已经太久没有感受到了,从小到大他经历过的一切只会让他感受到无奈与不甘,而很少有愤怒。对于一个太小就担上了少东家这个位置的人,愤怒是最丧失理智也是最不需要...

【生贺】#0305吴邪生日快乐#

尽道清歌传皓齿:

#吴邪生贺#
你是长白山头千年雪,苍茫难盖天真无邪;
你是西子湖上半弦月,长命难抵阴晴圆缺;
你是藏地寺前跏趺结,人心难测连环难解;
你是沙丘漠上一孤烟,伤疤难遮心头热血;
你是人间看见的最终绝色,你是吴邪。
#0305吴邪生日快乐#

#0305吴邪生日快乐#

KIrishima:

天真生日快乐。

啊啊啊!!!我要去看凶宅笔记啊!!!!

雨打吟耳汤:

盗墓笔记&凶宅笔记&今夜哪里有鬼

BUG体质媳妇组之“开棺必见粽” “遇房必凶宅” “走哪都招鬼”

 何同学:“先生要泡面吗?”

雨打吟耳汤:

给YUH酱新刊的封面 《坦白从宽》

【宣传】

【大图涂鸦王国】

Px 何弃疗(阳痿张X医生吴(丧病慎入

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停药!23333~

修羅場.Dk7:

“请,3、7、0,号患者,到一号诊室就诊。”


广播大喇叭里发音都是电脑组合成的,“请”字拖得极长,后面几个数字又间隔的怪里怪气。LED显示屏上,红色的字从左到右滚动着,“泌尿科 370号 张起灵 一号诊室。”



“去吧,”


候诊大厅,人稀稀疏疏算不上多。戴墨镜的男人轮直了胳膊就往身边坐着的兄弟身上招呼了一掌,打的相当给力。就像往地上砸精灵球似的,后半句保不准是“皮卡丘!”。


男人挨了一下,扭头看,那边顿时泄气。他起身,刚坐热的铁质长椅一离屁股便迅速变冷...

魔都怪谈 第五个故事 逃不出的回廊

肉食系仓鼠:

这个故事里面老张的戏份不太多,小吴又不是被老张护在身后的小鸡仔,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和老张相比弱很多,但会慢慢成长起来哒XD


PS:我理解的老张是那种表面面瘫,心里很多想法的人,而且灵魂中有黑化的一面也有纯洁的一面。不能接受的话,点个叉吧》。。《不然后面老张的心理活动会让你觉得OOC的….看文图个乐,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不是~~


对了,这个故事的战线拉的这么长,有好几个地方可以出小剧场,大家挑一个吧?晚上7点之前挑不出的话,我就不写了哦~【我有特殊的跳票技巧XD



第五个故事  逃不出的回廊


老旧...

擼到天荒地老。:

極個人主觀截取之吳邪&悶油瓶大事圖記1.0版。

火楼:

白道吴邪黑道小哥设定的局部,,磨了好久都没磨完_(´ཀ`」 ∠)_

今天先舔着小三爷去碎觉!٩( 'ω' )و 

白開水|彌純少尉:

weibo损图损的那叫一个狠。

调戏一下张小蛇!

这二话不说就嫁进张家了啊!项羽·挖陷阱小能手·张~

起灵·闷油瓶族长·张表示,有这么个营销小能手在,未来族长夫人垂手可得~

XD

那啥,我就随便涂涂,不要在意细节……

全裸待机等藏海花2!> <


_phenols:

*设定来自沙海,只是稍稍加重了一下吴邪脖子上伤疤的严重程度…(等等。不过没有延续沙海邪的性格。
*仔细想想最大的bug是叫床声…(你
*对不起我拉低了老张的智商
*狗血。

张起灵一直在寻找。
他寻找着他存在的意义,他寻找这个世界他存在过的光景。
他活了很多年,踏遍了万水千山,看过了几番冬夏。
然而,他依旧没有找到他的答案。

那天吴邪醒得很早。他似乎整晚都睡不安稳,恹恹得像是心里藏了沉重的烦恼。他睁着眼迷糊地瞪了会儿天花板,缓慢地坐起身子来,歪斜地靠在床沿。他低垂着头静坐了一会,不知道心里想了些什么,突然抬起手放在脖子上。那里横亘着一道疤痕,他的两指就无意识的上下摸了摸。
动作停顿一秒...

不记来时路:

看了贺岁篇觉得大小张跟小蛇的组合挺好玩,就随便扯点什么w



蛇祖看了看靠在树下的闷油瓶,没说几句话他又闭上了眼,似乎怎么也睡不够。


“你们族长总这样?” 蛇祖问公子哥,公子哥那会儿正在记账,攥着钢笔在纸面上来回涂写,也不知是哪里不对,眉头怎么也舒展不开。听得蛇祖问就心不在焉地回了句:“什么叫‘你们’,不都给你改姓了么?今后跟我一块叫族长。”


蛇祖这傻愣还挺听话,居然真改了称谓重新问了一遍。公子哥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合了账本放一遍,瞧了蛇祖几眼,说你这人还真好玩。


他清了清喉咙,似乎是准备讲一个很长的故事。这倒正合...

麒麟脚下的白骨:

即使强大如神佛般的闷油瓶,也会为母亲留下伤感的泪水…
(Lofter的滤镜还挺不错哎~)

【瓶邪】前尘

璇宝:

我发现每次一到半夜我就有想来lofter的冲动……


我还是比较喜欢【图+文】这种搭配的,也有很多喜欢的图片想放上来但是授权什么的蛮复杂的,大概以后都会用自己的渣字镇楼了,好桑感~~~~



阳光透过破碎的窗户撒进屋子里,原本浓烈的霉菌味道似乎也淡了一点,屋子很简陋,雪白的墙面因为长时间暴露在潮湿的空气中已经变得枯黄,黄色的水渍沿着墙上的裂痕向外绵延,边角处还翘起了不少墙皮,整个房间只有一张破烂的床铺和一副快要散架的桌椅。此刻,要不是吴邪正蹲在门槛上抽烟,任何人在荒郊野外看到这个毛坯房都不会认为有人住在这儿。

烟抽的很凶,没几秒钟火光已经蹿到了头,他把烟...

干得好!

肉食系仓鼠:

用基友的图撸了一个MAD,这边也发下~~


原作:盗墓笔记 

图源:瓶邪本《目不转睛》 

MAD作者:苍术1990

BGM:威风堂堂 

有少量人兽,慎! 限于威风堂堂实在太短,MAD对原本情节有不少删减,如果造成任何不适,全部都是我的错!! 原作脑洞超大的好嘛!!!情节和逻辑都激赞!!答应我,你们一定要去看好嘛!!!!口桀口桀口桀!!! 清晰版地址:http://pan.baidu.com/play/video#video/path=%2F%E6%88%90%E5%93%81...

【盗墓笔记】杀人游戏 第二轮 【2/14更新

燃浸:

第二轮


“狼请睁眼,确认一下今晚你们想要吃哪只羊?”


“确认吗?”


“好的,请闭眼。”


“狗请睁眼,今晚想看谁的身份?”


“看清楚了吗?”


“好的,请闭眼。”


“天亮了,都请睁眼吧。”



偌大的圆桌,鬼玺的光芒不能覆盖完全。当鬼玺在中央旋转的时候,它光芒最盛的地方依旧对准张起灵,张起灵的对面的吴邪在夜晚吮吸棒糖的声音几乎与窸窸窣窣地声音重叠在一切。这个幼稚又毫无意义的举动在白天显得也非常可笑。


但终极并没有阻止他的吮吸。



众人睁开眼睛...

''小青峰!汪啊哇!''〜AKI:

送张瓶邪的有爱条漫,祝大家元宵+情人节快乐~Y(^_^)Y

【瓶邪】归尘

璇宝:



我只是来试一下lofter发帖的功能而已……主要是我现在有点无聊了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西泠印社旁边的古董店换了老板,铺子周围的老旧门面都是十多年的旧邻居,闲暇时分也经常一起下棋唠嗑,看着西湖边上的游客来来往往,走过一季又一季的春夏秋冬。从什么时候开始,古董店原本清秀的小老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年过四十的胖子,肚大腰圆,操着一口北京腔,坐在门口的躺椅上摇着蒲扇,温婉的江南水乡瞬间化身北方的凌冽潮湿,人们不禁好奇,这人是打哪儿出来的?



隔壁铺子卖粥的老板说以前的小老板早几年去世了,铺子没人打理就易了主。水果店的老板听后直摇头,说不对不对,是小老板的遗...

魔都怪谈 小剧场5号

太美好了~\(≧▽≦)/~

肉食系仓鼠:

注意:本文中大伯黑化,不喜的妹纸们就停在这里不要继续了….


我本人也对藏海花里面大伯的立场有所质疑,总觉得他来找嫂子是为了利用嫂子达成某种不可告人的黑暗目的》。。《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们的眼睛所能看到的,并不是世界的全部。但这未尝不是一种幸运,就像饲养玻璃缸里面的金鱼,一生都不必担心外面的危机四伏。


但有些人,生下来就要承担所有真相,这是他们的宿命,无法改变的结局。


看起来通透阳光的办公楼,若是掀开它温暖的外衣,下面聚集的,是腐败血腥的气息。


张起灵站在心理系的办公楼前,干净温暖的...

© 夜六爷 | Powered by LOFTER